优先级新闻网

一个丁璇倒下了 千万个丁璇又站起来了

道德与法  2017-06-30 10:50:05

贞操是女人最好的嫁妆”,丁璇所倡导的“三从四德”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但从一开始,中国女性的解放就是政府推行的结果——这也意味着这份礼物随时会被收回。当代的女德可笑荒谬,但它们很可能就在未来等你。

一个丁璇倒下了 千万个丁璇又站起来了
女德师丁璇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 这是当代女德的四字真经。

这种看似逆时代而行的言论,实际上并非凭空冒出,它代表了中国最根深蒂固的对女性的态度。

中国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的男女平等的时代,更可怕的是,这种相夫教子思想的回潮,号召女性回归家庭,也会慢慢地成为一种必然的趋势。

大清未亡人的声音

1931年,大清覆灭的第19年。22岁的文绣提出与清末帝溥仪离婚,文绣族兄对她说:“即果然虐待,在汝亦应耐死忍受,以报清室之恩。”

2014年,一位名叫谷爱琳的中国女性对着台下数百位观众说:“我的四项基本原则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

2017年,另一位名叫丁璇的中国女性在江西九江学院发表演讲:“女性穿着暴露,是上克父母,中克丈夫,下克子孙的破败相,世人不得不防……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

一个丁璇倒下了 千万个丁璇又站起来了
女德师丁璇

时隔大半个世纪后,女德再一次成为备受瞩目的关键词,却是以一种令人难堪的姿势。

2014年6月,东莞“蒙正国学馆”被完全曝光在媒体下。在这个女德馆里,前来修习女德的上至54岁,下至16岁,不仅有在家被老公欺负的家庭主妇,也有开公司当老板的女强人——后者在培训班里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几乎所有的女德班都在宣扬:女强人是反天道而行,爱竞争的女人就容易得各种各样的病,真正的女人就应该守本分,照顾家庭。

蒙正的女德班要求女人修行“妇言、妇容、妇行、妇功”,比如男人谈话女人不能插嘴;穿衣服打扮要朴素不要浓妆艳抹;举止要庄重,拍异性肩膀也是轻浮的表现;既要会厨艺、缝纫这类照顾家庭的技能,也要有插花、茶艺这类陶冶情操的爱好。

但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顺从。就像女德界的红人谷爱琳所教导的那样,“从小听父母的话,结婚后就听丈夫的话,丈夫让干啥咱就干啥,丈夫不让干啥咱就不干啥”。

在百度输入“女德班”,得到13万个相关搜索,除了大量批判丁璇事件的评论,其他就是女德的讲座广告了。

授课地点从北京、山东、河北一直延绵到陕西、广东、海南……女德班遍地开花、蒸蒸日上。甚至CCTV的节目里都出现了“准婆婆要求准儿媳上婚前女德班是否合理”的话题。

时代给了女人半边天

如今女德班所倡导的“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最早出现在《礼记》,在《礼记·郊特牲》中中写到:“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

总结来说就是:听男人的话。丁璇们所倡导的“丑妇家中宝”、“贞操是女人最好的嫁妆”,也都是一个道理。

直到甲午战败后,维持了千年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被推下神坛。

当时以梁启超为首的维新派在意识到民族危机后,将希望寄托到了占人口一半数量的女性身上,认为女人只有接受了教育才能自谋生计,从而实现“人人足以自养,而不必以一人养数人”。

于是维新派开始抵制缠足、倡导女子教育。维新人士经元善在上海开办了中国第一所女校,后来被称为经正女校,后来又相继出现了务本女塾、成东女学、女子西医学院等著名女校。

维新派遭遇了滑铁卢后,男女平等的大旗就交到了孙中山手中。

1906年,孙中山在《军政府宣言》中说:“我汉人同为轩辕之子孙,国人相视,皆叔伯兄弟诸姑姊妹,一切平等,无有贵贱之差、贫富之别。” 同时,他规定废除奴婢制度、禁止缠足。1912年,《中国同盟总章》政纲中再次提到了“男女平等”的规章。

中国女性权益就这样在外敌入侵的背景下得到了萌发的空间,在人力资源宝贵的非常时期,中国女性利用人口数量上的优势获得了地位的提升。

直到半个世纪后,新中国的政府给中国女性开启了又一个春天。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通过了《婚姻法》,规定男女平等、婚姻自由、一夫一妻。1953年,《选举法》规定妇女有与男子同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此后的十年,开启了中国女性的黄金年代,女人被认为“能顶半边天”,可以和男人一样工厂做工、下地干活。

那个年代里的女人们不喜欢大红唇,最流行的形象是戴着白手套、扛着大铁锹、肌肉发达铁骨铮铮的“铁姑娘”。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