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级新闻网

沈阳毒大葱毒死127只羊,什么是毒大葱?[多图]

健康  2017-09-07 15:14:45

  以前新闻有报道过毒大米、毒馒头、毒大蒜等事件,让人们对食品安全问题畏之如虎,国家近年来也管控的特别严,不过各个地方依然会时常发生类似的事件。近日在沈阳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词汇:毒大葱。寿光的两户养羊户把这些大葱的叶子给养吃了,才过了两小时,直接死了127只养,让人心寒。那么毒大葱具体是个什么东西呢?毒大葱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沈阳毒大葱毒死127只羊,什么是毒大葱?[多图]

1、葱毒死了127只羊

  大葱运到蔬菜之乡的山东寿光后,先要被修理一番,剥掉最外面的叶子后捆成捆,机器把一捆捆大葱的顶端切齐了,模样齐整了才能进预冷库降温,之后再随长途货车销往全国各地。那些修理丢弃的最外层大葱叶子,附近养羊户会收来喂羊。

  8月24日一大早,寿光两户养羊农民家的羊圈槽子里,和往年这时候一样,装满了从冷库捡来的大葱叶子。不料这次情况不妙,许多羊吃下去两个多小时后,就开始抽搐、口吐白沫,两家一共死了127只羊。

  报警后检测,发现大葱里含有甲拌磷,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来,这应该就是羊中毒死亡的罪魁祸首。甲拌磷是我国早已禁止在蔬菜上使用的高毒农药。网友们调侃,只听说替罪羊,现在可好,替死羊出来了。

  虽然吃死羊的事情发生了,但吃死人的事情并不容易发生。因为羊当饭吃,人当调料吃,羊吃的都是生的,人多半吃的是熟的。人不会像羊一样倒地而亡,但违禁农药残留导致的健康风险一样不容忽视,尤其对孕妇和儿童这些脆弱群体的可能伤害,更是不能大意。

  羊吃葱而亡这个事件的首发报道者是《北京青年报》记者屈畅,我接受他采访后,居然对“葱”生出了一过性的阴影,当晚硬是没做最喜欢吃的小葱糊辣椒面蘸水。为了怕烂根防韭蛆,有机磷农药乱用、多用、不按时间用的事情,时不时就会发生在大葱、韭菜、芹菜上。

  造成羊中毒的这批嫌疑大葱来自沈阳,一共5.2万斤,目前沈阳警方已经抓获了一名涉事的大葱种植户。

沈阳毒大葱毒死127只羊,什么是毒大葱?[多图]

2、寿光市公安局通报

  8月24日,寿光市公安部门先后接到群众举报,称我市部分预冷库外的大葱废叶含有毒成分。接到报警后,公安部门迅速进行了现场取证、抽样检测,并对截获的大葱来源展开追查。

  同时,寿光市第一时间成立由市长任组长、分管副市长任副组长、有关镇(街)和部门单位负责同志为组员的应急处置工作小组,立即召开专题会议,对相关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并及时将有关情况上报至上级有关部门。

  经调查,确认问题大葱由寿光市发葱商董某从沈阳市于洪区光辉街道办事处解放村购进,总量5.2万斤。8月23日,大葱贮存业主对大葱进行去根、去烂叶初加工后贮存于冷库中。对此,公安部门立即成立专案组,当天赶赴沈阳市种植地进行追根溯源。8月24日,市场监管部门对涉案的5.2万斤问题大葱全部进行了封存。8月27日,专案组将犯罪嫌疑人辽宁省新民市张家屯乡哈太堡子村村民孟某抓获,并于28日凌晨押解回寿光,现羁押于寿光市看守所。据孟某交待,其在沈阳市于洪区光辉街道办事处解放村承包200余亩土地种植大葱,8月初向大葱喷洒了甲拌磷农药,8月22日将5.2万斤大葱销给寿光市发葱商董某。

  从抽检结果看,该批次大葱含有国家蔬菜禁用农药甲拌磷,寿光市市场监管部门向沈阳市于洪区农业部门发送了协查函。事件发生当天即8月24日,寿光市组织有关部门,对问题葱叶全部进行了收集销毁。8月25日,对未流入市场,只是在寿光初加工、贮存的外地大葱进行了全面排查、抽检,没有再发现农残超标问题。8月31日上午,对封存的问题大葱集中进行了无害化销毁。目前,对相关人员的行政处罚也在依法依规进行。

  寿光是全国的蔬菜之乡,对于进入寿光市场或超市的外地菜,都做到了逐批抽检。下一步,对进入寿光境内未流入市场、只进行初加工、贮存的外来菜,寿光市将加强抽样监测力度,确保农产品质量安全不出任何问题。

沈阳毒大葱毒死127只羊,什么是毒大葱?[多图]

3、国家对农药的管控

  新《食品安全法》对高剧毒农药管理很严格,规定“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为了这个淘汰能切实落地,国家还拿出了50亿元的贴息贷款,用于涉及企业的转停产。

  经过近20年的艰苦努力,高毒农药所占比重有了根本性改变,由原来占比60%左右下降到目前3%左右,但从各地不断发生的违禁农药残留事件来看,改变并没有数字显现得这么乐观,因为有的高毒农药换件马甲继续披挂上阵。农药原药毒性被确定为高毒后,就算加工成的终产品,因为原药含量低成为中等毒或低毒,也要按高毒农药来管理,这本来是很好理解的事情,居然有不少地方还在煞有介事地讨论,打着各种擦边球。

  质量有保证,来源可追溯,去向可追踪,这需要生产药的、售卖药的、使用药的都守规矩才做得到。现在看,哪一环都存在着诸多问题,抓一个种葱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农药生产国,我国农药生产企业有两千多家,登记了3万多个产品。但不得不指出,我国农药平均利用率也就三成。那些通过径流、渗漏、飘移流失的大部分农药,污染了土壤和水,影响了环境安全,威胁到农产品的质量安全,功过相抵,过大于功。质量不安全的产量安全,不是真正的食品安全。

  更可怕的是,甲拌磷这样限用的高毒农药,任凭谁都能轻易买到,任凭谁都能随心所欲地使用,每个环节的每个人,都知道政策法规是如何严格规定的,但就是没有敬畏,都只看到利益,不考虑后果。

  一根大葱要出口日本,必须进行200多项农残检测。日本有近5万项农残限量标准,欧盟有14万多项。

  不过这些不用攀比,都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我们的关键是如何把现有的法规,现有的标准都执行到位,落实到位。

  对化学农药要从低价管制变为高价管制,提高农民使用农药的成本,降低购买和使用的欲望;对生产低毒高效农药的厂商加大实行税收减免和财政补贴的力度,但对生产高毒和限用农药的厂商,则要去除补贴,大幅增税,降低其生产意愿。

  建立起真实有效的农药监管平台,教育帮助农民安全规范使用农药,由专门机构施用高毒限用农药。源头的产销,地头的使用,摊头的检测,每一头都守土有责,不流于形式,才能保证农药使用的人畜安全、农产品质量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

  最后说一点值得欣慰的消息,死去的羊进行了无害化处理,不会走上我们的餐桌;那些喂羊的大葱叶全部进行了焚烧处理;那些准备喂人的问题大葱也于8月31日集中进行了无害化销毁。

沈阳毒大葱毒死127只羊,什么是毒大葱?[多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