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级新闻网

亲子工作室在“二孩时代”能为职场妈妈解困么?

地方新闻  2017-06-02 14:01:38
上海现有女性职工约330万,她们有多种社会角色,既是职场女性,又是抚育孩子的主力,在“二孩”生育新政大背景下,虽然经济压力仍为不生二孩主因,但不可否认,生理条件和生活环境的重要性凸显。

为了解决“孩子有能力生、无能力带”这一职工关注的痛点问题,上海市总工会在大量前期调研和排摸基础上,牵头多家企业,先行试点,开展职工子女的晚托、暑托、寒托、应急托等各类形式的托育服务。目前,上海已有59家企业亲子工作室获得授牌。
亲子工作室在“二孩时代”能为职场妈妈解困么?亲子工作室在“二孩时代”能为职场妈妈解困么?
职工亲子工作室一经推出,就激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回应。此后,陆续有单位开始筹建亲子工作室,切实解决职工托育困难。很多80后家长提问,我们小时候爸爸妈妈单位的托儿所,是不是又要回来了?

据了解,目前的托幼服务机构面临的主要问题有资质、场地、师资和保险等问题。0—3岁婴幼儿的早教是个法律灰色地带,企业单位没有办幼托机构的许可。同时,婴幼儿安全问题频发。

参照上海市《普通幼儿园建设标准》,学生人均面积至少要达到21.29平方米。这意味着招收100个学生需要至少2100平方米的场地,还要配备专门的室外活动空间,对于一般中小规模企业是做不到的。办学场地不达标,就无法申请办学许可证。而在卫生方面,根据规定,托幼机构要有独立的厨房,哪怕证照齐全的企业职工食堂也不能直接给幼儿供餐,另外,绝大部分企业的营业执照经营范围都不包括托幼管理。

《新民周刊》副主编杨江认为,正在试点的“职工亲子工作室”做出了一些尝试,智慧地解决了规则标准空窗期的尴尬问题。“等着全国层面上一个标准下来。这一套研究好了,恐怕多少年过去了。这样的等就是一种惰政。”亲子工作室,则是在这个非常时期采取的一个智慧的做法。“工作室”显得非常有操作弹性。不是办学,是解燃眉之急的。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条件和职工子女特点来制定个性化方案。

亲子工作室在“二孩时代”能为职场妈妈解困么?
不过,杨江指出,企业关起门来自己办工作室,需要守住基本底线,也需要相关部门履行监督职能。“在政府引导下,应该设置一个底线,有一些东西不能为,比如说健康、卫生要注意,比如说不能把幼托变成变相的学前教育”。

亲子工作室在“二孩时代”能为职场妈妈解困么?
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何惠娟说,下一步,市总工会将推动政府为职工子女提供托育服务制定政策和标准,并给予相应的优惠和扶持措施。将适时举办“职工亲子工作室”项目对接会,让项目供应方和需求方见面洽谈合作方向和合作事宜,并推动“职工亲子工作室”纳入上海工会服务职工实事项目,提供资金资助,规范标准配置、优化管理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