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级新闻网

广州首宗扰乱法庭秩序刑案宣判:夫妻大闹法庭打法警双双获刑

经济新闻  2017-07-25 11:01:28

7月24日上午,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广州市首宗扰乱法庭秩序刑事案件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何某来与何某红被以扰乱法庭秩序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和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广州首宗扰乱法庭秩序刑案宣判:夫妻大闹法庭打法警双双获刑

案情始末:夫妻大闹法庭,庭审被迫中断

何某来与何某红是两夫妻,2016年11月18日下午,二人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旁听一宗涉其亲属的民事纠纷案件。从越秀区法院提供的当日开庭视频中看到,当时法庭现场正准备开庭,何某红在未经法庭允许的情况下闯入审判区域,在审判长责令其退出审判区域对其训诫过程中,何某红对审判长进行了辱骂,于是审判长命令值庭法警将何某红带出法庭。这时,旁听席的何某来起身阻挠法警,并不停推搡法警,两次挥拳向法警面部打去,导致该法警上唇、手臂、手背多处挫伤,后经鉴定,构成轻微伤。同为旁听人员的何某来侄子也起身参与了阻挠。何某红则再次冲入审判区域,抱起一袋资料扔向审判席,并将桌上的麦克风狠狠砸在地上,场面十分混乱,审判活动被迫中断。在其他法警闻讯赶到法庭维持秩序期间,何某来和何某红仍然对审判人员不停辱骂。

因二人的行为十分恶劣,越秀区人民法院当即对何某来作出司法拘留决定,并对何某红予以训诫。同年12月,何某来因扰乱法庭秩序被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刑事拘留,并经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何某红则予以取保候审。

庭审回顾:后悔流泪认罪,恳请法官轻判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案件由天河区法院进行审理。7月6日法庭开庭时,夫妻俩没有了当日的嚣张气焰,一直低垂着头,回答审判人员和公诉人员询问时也语气平缓。对于起诉的罪名和事实,二被告人都没有异议,表示认罪。

庭审过程中,何某来除了回答询问,几乎一直保持沉默。何某红则几度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在法庭上泣不成声。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何某红不停重复这句话,向法庭表示深深的悔意。在最后陈述阶段,深感罪责难逃的何某红哽咽着向法庭请求,由于其家里还有7岁和5岁大的两个孩子需要照顾,希望法庭在裁判时予以考量,给予其一个认错改正的机会。

审理时,还发生了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当公诉人询问何某红为什么要辱骂法官时,她回答觉得法官裁判不公。公诉人再追问案件都还没开庭审理怎么裁判不公,何某红表示她当时以为法庭已经作出判决了。

法院判决:夫妻皆构成犯罪获刑

天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法庭是人民法院代表国家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主要场所,是诉讼参与人通过陈述主张、举证证明和辩论,理性解决纷争的场所。法庭秩序是人民法院履行法定职责的基本保障,也是诉讼参与人行使法定权利的基本保障。在庭审活动中,全体人员应尊重司法礼仪,遵守法庭纪律。扰乱法庭秩序、危害法庭安全的行为,不仅会破坏审理活动的正常进行,还会侵犯他人的人身权利、诉讼权利,损害司法权威、法律尊严,依法应予惩处。

二被告人在参与旁听庭审过程中不服从审判长指挥,不听审判长制止,何某来殴打值庭法警致其受轻微伤,何某红辱骂审判人员并向审判人员投砸物品,其二人行为均已严重扰乱法庭秩序,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被告人何某红接公安机关通知后前往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何某来当庭认罪,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何某红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以宣告缓刑。

综上,法院最后判决被告人何某来犯扰乱法庭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被告人何某红犯扰乱法庭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本报广州7月24日电

■连线法官■

审理本案的天河区法院刑庭副庭长梁晓文表示,扰乱法庭秩序罪是在1997年修订的刑法首次设立的,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增加、完善了扰乱法庭秩序罪的罪状,规定扰乱法庭秩序的四种情形,一是聚众哄闹、冲击法庭;二是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三是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四是毁坏法庭设施,抢夺、损毁诉讼文书、证据。只要具备上述任一情形,且情节达到一定严重程度,就构成扰乱法庭秩序罪,可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关于行为人扰乱法庭秩序的原因,梁晓文分析认为,主要是行为人普遍缺乏对法律的敬畏,对违反法庭秩序的法律后果认识不足,存有侥幸心理,或者行为处事目无法律,习惯肆意宣泄情绪、通过非法律途径表达诉求;甚至有人企图通过扰乱法庭秩序向法院施压来实现其诉讼目的。

原标题:广州首宗扰乱法庭秩序刑事案件宣判 夫妻大闹法庭双双被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