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级新闻网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经济新闻  2017-07-26 18:02:24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原标题:成都大妈被骗960万境外诈骗人员三亚欢乐开年会被一锅端

你们把我冻结的钱,是不是该还给我了?去年8月一天,一位成都大妈走进派出所的第一句话,不想引出一个跨国特大通讯诈骗系列案。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武侯区居住的这位女士,被一个以台湾籍金主出资,设立在印度的通讯诈骗窝点一次性骗走近960万元巨资,单案惊动公安部。

经过半年多的艰苦侦查,并赶赴印度开展国际警务合作,成都警方在公安部和四川省公安厅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专案组已抓获窝点通讯诈骗嫌疑人51人,其中包括4名台湾籍。这是成都首次摧毁跨国通讯诈骗团伙。

25日下午,成都公安局对此召开通报会,首次详细披露成都这起8·25特大跨国通讯诈骗案的诸多细节。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遭遇陷阱 成都大妈一次被骗960万

去年8月25日,成都大妈王大丽(化名)走进武侯区南站派出所报案。见到民警时,王大丽第一句话听起来很奇怪:你们把我冻结的钱,是不是该还给我了?民警详细询问才发现,眼前来报案的这位大妈,很可能遭遇通讯诈骗了,对方是冒充公检法人员冻结,实际上是转走了她的钱。

几番告知可能遭骗,王大丽仍不相信。当她意识到遭了的时候,她再次透露的情况,让民警几乎倒吸一口冷汗:王大丽说,她帐户上959万6000元都不见了,而且早在8月17到19日三天内,她按照一位最高检的检察官指令,分批次遭人转走了。

派出所立即上报案情,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情报处迅速介入。单案被骗960万,涉案金额之巨,国内罕见。成都市局又向四川省公安厅、公安部汇报案情,得到两级公安部门的指导和帮助。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台湾金主 印度建起诈骗窝点

专案组侦查人员通过技术手段,通过大量排查工作。了解到:王大丽是被一个分工明确的跨国通讯诈骗窝点所骗。通过查询拨打到王大丽处的电话侦查,该窝点并不在国内。这个窝点怎样的架构,如何分工诈骗,暂时都不清楚。

专案组先找到一个突破点,通过个人帐户走帐异常和出入境记录比对,确定一个绵阳三台县籍男子应该是其中一个参与嫌疑人。通过这1个人再梳理社会关系,从1人再到3人,慢慢从外围摸清了这个窝点的架构。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诈骗人员在印度的窝点

确定这是由台湾人组建和管理,设在印度的古吉拉特邦一个农民房里。该案上报公安部后,成为公安部和最高检两大部门的双挂督办案件。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四川公安首次跨境警务合作

在四川省公安厅的领导和指挥下,成都市局主动上报公安部,提出赴境外对窝点进行打击。公安部对此大力支持,通过国际警务合作局与印度驻我大使馆取得衔接,与此同时,专案组对该窝点的资金往来、通讯往来等各方面进行侦控,掌握了更多的关键信息。

今年1月,在公安部带领下,四川省公安厅和成都市公安局、中级法院、检察院组成的联合工作组赶赴印度,这是四川公安部门第一次赴境外开展警务工作,在印度9天,通过大量的侦查工作和协调,为回国后更有针对性的侦控抓捕工作打下了基础。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电话诈骗有标准话术本

经国外基础侦查工作,摸清了这个骗走成都王女士960万巨款的诈骗窝点特征:话务员人数30到50人左右,除几个二线三线话务员是台湾人外,一线全部来自中国大陆,其中四川籍居多。

窝点最上层是一名台湾金主,出钱设立这个窝点,这个金主不去印度,只出钱,是他的台湾同乡、绰号猴哥的人负责招募人员和印度窝点的全面管理。招募的话务员大多是有从业经验人员,后来通过审讯得知,其中相当多的话务员还曾在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的跨国通讯诈骗窝点从事过。

台湾金主找来专门的人对话务员进行培训,主要模式就是冒充公检法诈骗的台湾系,一二三线话务员扮演什么角色,哪个过程该怎么说,他们有一个标准的话术本,所有诈骗都是严格按照这个话术本的套路来进行的。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详细还原成都大妈被骗经过

去年8月,第一个冒充武汉某银行信用卡中心的电话,从印度这个农民房里打到了王大丽的手机上。

第一个出场的是一线话务员,这是撒大网的粗活。他问,是不是办了武汉某行的信用卡。绝大多数人会挂断,但王大丽答话了,告知没有。一线说,我们是信用卡中心,系统显示用你的名字办了卡,有1万多元欠款。

紧接着,一线见她紧张了,让她立即报案。我们和公安有专线,直接给你转过去如何?王大妈马上同意,转武汉江岸区公安分局。

二线出场了,这是技术含量高的多的环节,他的角色是警察,而且非常需要技巧。

二线口气很严肃问王什么事情,王答自己银行信用卡被冒用了。二线这时就表现出警察的那种很威严气势,按话术本的套路,他对王说:到底办没办过?你要如实说。你现在不是被冒用那么简单,我们这里一个李刚诈骗案,你是案侦嫌疑人。

这个时候,另一分工明确的人员立即着手按照王大丽的详细个人信息,赶制一个最高检通缉令,并要最快速度放到他们专门制作的假网页上。

王大妈越来越害怕。你如果不能证明自己,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你要么电话里配合,要么我们专案组到你成都家里找你。王赶紧答应电话配合。

二线问她有多少钱,分别在什么卡上。你要如实说,如果有个人财产藏匿,我们就要冻结划走你的这些资金。她说出自己几张卡分别有多少钱。

这时,二线很严肃的指令她,把各银行卡的钱转到一个卡上,实现了把钱归拢到一堆的一步。并让她开通网上银行,办一个K宝。告诉她这个很麻烦,需要和最高检叶检察官联系。

技术含量最高的三线出场了。

三线让她到电脑前,给她一个网址,告诉她现在的状况有大麻烦。这个他们专门制作的假网页,王大丽的通缉令已经赫然显示,她看了后深信不疑,此时她已经完全听从对方的任何指令。

让她登录网上银行,三线不说转款,这里面有最关键的一步。他们诈骗的其他案件中,有受害人如果在宾馆房间(被要求刻意躲避家人和朋友),会让他们用毛巾盖住K宝显示屏,因为小的显示屏是会显示正在转钱,找各种理由让受害人盖住。针对王大妈,三线让她用手盖住显示屏,说这是验证指纹,然后通过另一名精通电脑的同伙,通过QQ远程控制王的电脑,让她不停地在K宝上按操作。

在这样的最后一关,王大妈最终没能挺住,王大妈和老伴平时两个人住,儿女不在身边,事发时老伴也不在家。就这样,在三天的时间里,第一天分批转走300多万,第二天100多万,第三天500多万。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三亚开庆贺年会被一锅端

等王大妈报案的时候,她的钱早已被转走一空。警方深查发现,这个台湾人为首的诈骗团伙,有着极其严密的组织分工,包括资金转移。王被骗的960万元被很快分散,分五级帐户转走,有的进入了第三方支付平台。最棘手的是,诈骗资金被混入不同的帐户,如果比喻的话,就像把很多桶水往一个池子里倒,这里面有诈骗的钱,也有正常生意往来的钱,给侦办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

得知自己被骗,王大妈几乎崩溃,痛心疾首。

通过大量的侦查工作,今年过年期间的2月15日,获得一个突破性的线索:该窝点两个重要的台湾籍嫌疑人在三亚入境了!专案组在公安部、省公安厅的指挥下,赶赴三亚直接实施抓捕。

为防止打草惊蛇,民警穿便衣实施抓捕,民警达到现场后发现,部分嫌疑人都外出活动现场,情况比预期的要复杂得多,民警只好在酒店附近蹲点守候。据现场民警介绍,现场当时有男女老少共11个人,经过精心准备,在三亚警方配合下,2月16日在一家宾馆一举抓获了11人。

突审发现,正是因为骗得包括成都王大妈在内的众多受害者巨额资金,该团伙利用过年时间,一起赶到三亚度假并开一个庆贺年会,抓获的人中有3名台湾籍,其中包括窝点的二把手,也就是猴哥,以及长期实施管理,地位相当于总经理的金瑞,还有一名二线话务员。这是四川省首次在通信诈骗中抓获台湾籍人员。

成都大妈被诈骗960万 这伙跨境诈骗团伙栽赃公检法

话务员提成高达80万元

民警介绍,被招募进诈骗窝点的犯罪嫌疑人都是有多次诈骗经验的。这些人被招募进来后,有专门人员将他们的证件收集起来,统一到代办签证的旅行社为这些人办理商务签证,一共90天。之后这些人拿着金主提供的机票,从香港转机到印度。飞机落地后,这些人员被印度当地人带到窝点。

据我们的审讯情况来看,这些下面的话务员都不知道自己在印度哪里,只知道自己在印度,具体地点都说不出来。他们到印度之后,只能在规定地点活动,电话卡、证件都是被收走的。民警告诉记者。

通过头一晚的审讯,成都市公安局准备趁热打铁,对四川省内的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当时,恰逢过年期间,诈骗窝点都放假,几乎所有犯罪嫌疑人都回家过春节,成都市公安局一举抓获15人。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在8·25通讯诈骗案中,光是负责三线工作——扮演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的嫌疑人,在这个单案中,就得到提成80多万元。另外两个一线和二线也分获几十万元不等。

专案组成员之一的武侯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中队长熊建透露,目前为止,8·25特大跨国通讯诈骗案串并破获全省136件案,其中成都107件,还有多起外省案件,涉案金额达3000多万元。目前,已抓获犯罪嫌疑人51人,其中台湾籍犯罪嫌疑人4人,大陆籍犯罪嫌疑人47人,刑拘的51名中41人已批准逮捕,取保8人,起诉4人,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封面新闻记者李逢春 实习生钟晓璐 视频剪辑:刘微 图据成都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朱惠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