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级新闻网

老兵喝尿徒步塔克拉玛干 终闯出死亡之漠

社会热点  2016-12-28 14:57:54

老兵喝尿徒步塔克拉玛干 终闯出死亡之漠

从1999年开始,在过去的17年零5个月里,郑建伟选择了徒步旅行的方式环游中国,宣传红色文化。他已经走了25万公里,走访了2700多个县市,磨破了六七百双鞋子,收集了6000多件红色文物,举办了近2000场报告会。2008年,吉尼斯世界总部、国际徒步联盟联合下发了认证证书,认定他为“世界徒步行走第一人”。2016年11月29日,郑建伟步行来到了河间市。

郑建伟今年61岁,一头白发,脸庞黑瘦,穿一身迷彩服,背着一个硕大的迷彩背包,说起话来,声音洪亮。因为一个月前他患上了带状疱疹,服药产生了副作用,视力有些模糊。看书时,眼睛几乎要挨到了书本上。

这是他第二次来河间。2001年,他曾来过河间。他说,一来到河间特别高兴。河间人热情朴实,他母亲的老家就是河间。

老兵喝尿徒步塔克拉玛干 终闯出死亡之漠

郑建伟一路行走,经历过青藏高原的高寒缺氧,经历过热带雨林的潮湿闷热,经历过北国冬天的极度严寒,也经历过沙漠腹地的缺水之危。

郑建伟说,徒步行走不光是对一个人身体素质的全面考验,更是对毅力、耐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的综合考验。他说,是部队造就了他这样的必备素质。

“徒步行走中,有很多危险在前面等着呢。”郑建伟说,很多次他都是死里逃生。让他至今提起来仍心有余悸的旅程,是穿越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一个“进得去却出不来的地方”。郑建伟介绍,他在沙漠中行走到第14天的时候,水没了,食物也吃完了,仅剩下半矿泉水瓶子的尿液。这意味着他只能靠喝这点尿,支撑他闯出这片死亡之漠。

老兵喝尿徒步塔克拉玛干 终闯出死亡之漠

在沙漠高达43摄氏度的炙烤下,郑建伟体内的水分蒸发得特别快。当他把这些尿都喝完的时候,距离沙漠的边缘还有30公里。由于体力不支,他走不动了,只好在沙子上慢慢地爬行。两天两夜后,郑建伟终于爬出了沙漠。

郑建伟说,自己长达17年的中国行,没有任何商业色彩,旅途中的花费,都是自己的积蓄,如今已经花去了50多万元。他说,“现在这个社会需要信仰,抗战精神、抗战文化和抗战历史都需要传承和弘扬。我就是要把全国抗战路走一遍,把抗日英烈的故乡走一遍,通过亲身体验,去告诉后人勿忘历史,珍爱和平。”据郑建伟介绍,17年来,他已磨破了六七百双鞋,用坏几十个背包,写下旅行笔记200万字,沿途收集革命文物、老兵日记、报纸书刊6000多件,先后为部队和学校作报告近2000场。

小编有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而名师就是抗战英雄们,正因为有他们的勇于奉献,才有如今的幸福生活,祝愿老人一路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