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级新闻网

千里走单骑电影故事剧情简介影评 航哨声声父爱沉沉

电影动态  2017-06-26 17:31:24

《千里走单骑》是2005年10月22日上映的一部电影。本片张艺谋在《英雄》、《十面埋伏》之后,精心拍摄的一部影片。由“第一编剧”的邹静之为他打造剧本,主要演员有高仓健、中井贵一、蒋雯等。

该片讲述了一个父亲为了在儿子生命最后时刻表达自己的爱意和忏悔,走上一段自我心灵的救赎之旅。

千里走单骑电影故事剧情简介影评 航哨声声父爱沉沉

《千里走单骑》电影剧情简介

该片讲述了,一对日本父子,父亲高田冈一与儿子高田健一关系一直不好。父亲对此一直感到非常遗憾。健一的妻子告诉高田冈一,健一患了重病,高田冈一急忙赶去,健一却拒绝见父亲的面。

健一的妻子给了高田冈一份录像带,录像中的健一在中国研究傩戏(片中日文汉字称为“假面剧”)。录像中,儿子与一位名叫李加民的民间艺术家约好第二年再来拍摄他最拿手的《千里走单骑》传统剧目。

后来,父亲了解到,儿子已经身患绝症。老人为儿子做些什么,便决定只身一人前往中国,准备拍摄李加民所表演的傩戏。他认为这是儿子的心愿,一定要完成。然而,高田的中国之行并不顺利。

当旅行社的导游蒋雯陪同高田来到李家村的时候发现,李加民已经不在他原来的村里了,原因是有人嘲笑他有私生子的时候,他十分愤怒,打伤了人,被捕并被判徒刑三年。高田想要进入监狱去拍摄他,在日语水平和英语水平都比较糟糕的当地导游邱林和外事侨务办公室李彬主任等人的帮助下,最终成功来到了监狱,当高田来到李加民面前,小乐队开始演奏之时,李加民却因为想念从未见面儿子,泣不成声,无法表演傩戏。高田便想回到村中寻找李加民的儿子,李的儿子对父亲无法接受,拒绝和高田一同去看望父亲。

最后,高田感到自己理解了儿子。他返回监狱的路上,得知了儿子健一去世的消息,并且得知在临终之前健一原谅了自己的父亲。不过他还是回到了监狱,为李加民展示了李的儿子的照片,并且和服刑人员一起在服刑人员活动室里观看、拍摄了精心准备的傩戏《千里走单骑》。(来源:百度百科)

《千里走单骑》影评

航哨声声父爱沉沉——故事片《千里走单骑》思想底蕴分析

千里走单骑电影故事剧情简介影评 航哨声声父爱沉沉

这是一部关于父爱的影片。它采用交叉综合式结构,让日本父子(主线)与中国父子的“父氏结构”贯穿全篇。通过讲述高田先生为挽救与儿子健一的感情而从日本到中国替儿子拍戏的云南之旅,让父爱的主题在淳朴的艺术风格与唯美的声画语言中由狭窄的二元圈子上升到民族的高度,更瞻显其伟大与深沉。

爱的失落

由于始终不肯原谅父亲,儿子不愿与父亲见面。健一的“不肯见”与扬扬的“不肯见”,其中有着共同之处——他们都不愿撕下夹在父子心灵间的那层隔膜而选择了逃避。从片中,我们能够看出健一对父亲高田的怨恨很深,以致外冷内热的高田先生只能通过儿媳惠子与之沟通。而扬扬语气坚硬地拒见父亲,且在被高田先生带到父亲身边的途中想方设法逃跑。两者都体现出一种父爱的失落。

但二者又是不同的。健一的“不肯见”是基于与父亲的一场情感纠葛的,但影片并没有向观众交代内情,这当然是影片的美中不足之处,因而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影片对人物形象作更加生动、细致的刻画,可并不影响主题的表现,也算是瑕不掩瑜吧。扬扬的“不肯见”其实是“渴望见”。对于一个从小就缺失父爱的孩子来说,我们只能把这种“不肯见”视为一种口是心非的表现,而这种表现又是出于一种最原始、最真实的本能——他在生父亲的气。作为私生子,他的父爱从一出生就失落了,而他现在还没有勇气去重新拾取。这里扬扬与父亲的关系通过旁人的口吻述说,既交代了剧情,在主题的表现上又没有喧宾夺主,是恰到好处的。二者殊途同归,最终都落到爱的失落上来。

爱的回归

影片在中间穿插了高田先生与扬扬的相处经过,尤其是两人在山谷中迷路和村口送别的情景。一个是极力想让儿子接受父爱的日本父亲,一个是内心渴望父爱的中国孩子,他们在以一只航哨为媒介的心灵交流中,冲破语言的障碍,出乎意料地从彼此身上找到了各自想要的东西。面对着父爱的回归,在一声声响亮的航哨声中,扬扬第一次面对高田先生展现出天真烂漫的笑脸。真是航哨声声,情谊深深!

扬扬一路吹着航哨追在高田先生的车后跑,汗淌红颊,气喘吁吁。高田先生将头伸出车窗回望,频频挥手。没有语言,唯有画面,唯有航哨声声,却也有父爱沉沉。这才是导演张艺谋的风格,擅长于用画面和细节叙事。

当高田先生在监狱给李加民看李的儿子扬扬的照片时,李加民掩面啜泣。日本高田的爱心抚慰了李加民思念儿子的心,使其亲子之爱得以回归,以致他坚持要给高田先生拍《千里走单骑》。尽管健已不在人世,高田先生最终还是回归了儿子的爱。

爱的永恒

从蕙子的读信声与画外音念信的交叉中,导演似乎在向观众传达某些:父爱永远不再消失。从一张张顽皮可爱的照片中,扬扬天真无邪、淳朴可爱的形象留在了父亲李加民的心中,一种永恒的父子之情也在悄然滋生。一只航哨将一个日本父亲与一个中国孩子的心联在了一起,这种不分国家地域、年龄大小和身份地位的特殊“父爱”也将会是永远存在的,因为人类对真爱的渴求是永远没有期限的。

爱的永恒,缘于故事给人留下的真实感。通过非专业演员的任用,对民风民俗与特定环境的描绘,以及本土语言的对白,使整部影片充满着浓郁的生活气息。真实,才能感人;真实,才会永恒。

没有陈凯歌《和你在一起》的直白与圆满,没有小提琴的优雅与激情,可是在声声稚朴而尖锐的航哨声中,父爱由失落到回归,最后定格成永恒。原来,沉沉的父爱也是可以没有国界的。(注:本文于2008年写于长沙)

注:本文来自时光网林的小欣的博客(地址:http://i.mtime.com/xin0734/),作者:凌家小欣。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xin0734/blog/7667579/